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启泰风水大师

国学·周易·堪舆·预测,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www.zhzywh.com)

 
 
 

日志

 
 
关于我

孙启泰,字鼎丰,安徽淮南市人,现任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院长。孙启泰老师祖传身授精研玄学独树一帜创立合元风水学在国际易学领域有很大影响。

网易考拉推荐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塞难(2)  

2018-01-05 10:00:07|  分类: 国学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文】

或人难曰:“良工所作,皆由其手,天之神明,何所不为,而云人生各有所值,非彼昊苍所能匠成,愚甚惑焉,未之敢许也。”抱朴子答曰:“浑茫剖判,清浊以陈,或昇而动,或降而静,彼天地犹不知所以然也。万物感气,并亦自然,与彼天地,各为一物,但成有先後,体有巨细耳。有天地之大,故觉万物之小。有万物之小,故觉天地之大。且夫腹背虽包围五脏,而五脏非腹背之所作也。肌肤虽缠裹血气,而血气非肌肤之所造也。天地虽含囊万物,而万物非天地之所为也。譬犹草木之因山林以萌秀,而山林非有事焉。鱼鳖之讬水泽以产育,而水泽非有为焉。俗人见天地之大也,以万物之小也,因曰天地为万物之父母,万物为天地之子孙。夫虱生於我,岂我之所作?故虱非我不生,而我非虱之父母,虱非我之子孙。蠛蠓之育於醯醋,芝檽之产於木石,蛣屈之滋於污淤,翠萝之秀於松枝,非彼四物所创匠也,万物盈乎天地之閒,岂有异乎斯哉?天有日月寒暑,人有瞻视呼吸,以远况近,以此推彼,人不能自知其体老少痛痒之何故,则彼天亦不能自知其体盈缩灾祥之所以;人不能使耳目常聪明,荣卫不辍阂,则天亦不能使日月不薄蚀,四时不失序。由兹论之,大寿之事,果不在天地,仙与不仙,决非所值也。夫生我者父也,娠我者母也,犹不能令我形器必中適,姿容必妖丽,性理必平和,智慧必高远,多致我气力,延我年命;而或矬陋尫弱,或且黑且丑,或聋盲顽嚚,或枝离劬蹇,所得非所欲也,所欲非所得也,况乎天地辽阔者哉?父母犹复其远者也。我自有身,不能使之永壮而不老,常健而不疾,喜怒不失宜,谋虑无悔吝。故授气流形者父母也,受而有之者我身也,其馀则莫有亲密乎此者也,莫有制御乎此者也,二者已不能有损益於我矣,天地亦安得与知之乎?必若人物皆天地所作,则宜皆好而无恶,悉成而无败,众生无不遂之类,而项杨无春彫之悲矣!子以天不能使孔孟有度世之祚,益知所禀之有自然,非天地所剖分也。圣之为德,德之至也。天若能以至德与之,而使之所知不全,功业不建,位不霸王,寿不盈百,此非天有为之验也。圣人之死,非天所杀,则圣人之生,非天所挺也。贤不必寿,愚不必夭,善无近福,恶无近祸,生无定年,死无常分,盛德哲人,秀而不实,窦公庸夫,年几二百,伯牛废疾,子夏丧明,盗跖穷凶而白首,庄蹻极恶而黄发,天之无为,於此明矣。”

文】

有人问难说:“优良工匠所生产出来的产品,都是经他新手制作的,以上天的神明,还有什么不能创造出来呢?而您却说人生各自都有一定的命运,不是那伟大的苍穹所能创造出来的,鄙人我迷惑极了,对此不敢苟同。”抱朴子回答说:“宇宙初生,混沌剖判,或清或浊,或轻或重,轻清升动,重浊沉静,天地自身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万事万物感气而生,也都是自然而然的,一事一物都和天地同样存在着,只不过彼此形成有先有后,形体有大有小罢了。因为有了天地的巨大作为参照,所以觉得万物很渺小;因为有了万物的细小作为参照,所以觉得天地很宏大。 再说腹背虽然包围着五脏,但五脏却并非腹背所生的;肌肤虽然缠裹着血气,但血气并非肌肤所生成的;天地虽然包含括着万物,但万物却并非天地所造就的。如同草木依靠山林而生长,但山林本身并没有做什么;鱼鳖依托水泽而繁育,但水泽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俗人因为看到天地巨大,认为万物细小,于是说天地是万物的父母,万物是天地的子孙。虱子生在我们身上,难道能说虱子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吗?所以虽然虱子离开我们就不能生存,但我们却不是虱子的父母,虱子也不是我们的子孙。醋虫在酸醋里生长,木耳在朽木上生长,蝎子在污池中生长,翠萝在松枝上生长,但它们都不是由酸醋、朽木、污池、松枝四物所创造出来的;万物充满天地之间,难道和它们会有什么不同吗?天有日月寒暑,人有耳目呼吸,由近推远,由此及彼;人既不能自我了解他的身体里有老少痛痒是什么缘故,那么天也就不能自我了解它的形体里有盈缩灾祥是什么原因了;人既不能使耳目经常聪明、血气经常畅通,那么天也就不能使日月不相掩蚀、四时不失秩序了。由此说来,长寿不长寿一事,其实不在于天地,成仙与不成仙,必定是由命运决定了。生养我的父亲,妊娠我的是母亲,他们尚且不能让我身材一定适中,姿容一定美丽,性情一定平和,智慧一定高超,多给我些力气,延长我的寿命;而有的却短丑赢弱,有的却又黑又丑,有的却耳聋眼瞎、愚顽不通,有的却肢体残缺、劳苦跛行,所得到的不是所想要的,所想要的不是所得到的,何况那么广大辽阔的天地呢?拿父母做比喻也还是显得远了一些。我们自己都有身体,却不能使它永远壮实而不衰老,经常健康而不生疾病,喜怒表露不失时宜,谋虑事情没有错误。因此授气赋形的是父母,受气成人的是我们的身体,其余的就再也没有比这更亲密、没有比这更能相互制约的了。父母二者已经不能对我们自身有什么扣减增加了,天地又哪里能够再来发生作用呢?倘若一定上要说人类和万物都是由天地创造出来的,那就应该全是好的而没有恶的,全能成功而不能失败,各种有生命的东西再也没有不能如愿的种类,而项托、杨乌这些人再也没有过早死亡的悲伤了!您认为天不能让孔子、孟子有长生的福气,越发证明人们的禀赋是本来固有的,不是天地分造就的。圣人所具有的道德,是道德的最高境界。天如果能把最高境界的道德给予圣人,却又让他们所知道的不能完全,功业不能建立,地位不得称王称霸,年寿不得满一百岁,这决不是天有所作为的验证。圣人的死亡,既然不是上天所杀害的,那么圣人的诞生,也就不是上天所创造的了。贤人不一定长寿,愚人不一定早夭;善人没有眼前的福利,恶人没有眼前的祸害,生没有固定的年岁,死没有固定的月份;大德大智的人,不得寿终,窦公一介凡夫,年寿近二百岁;孔子弟子伯牛身患重病,孔子弟子子夏双目失明,强盗柳下跖、庄蹻穷凶极恶,却都黄发白头尽得长寿;天的无所作为,通过这些也就十分清楚地表明了。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塞难(2) - 堪舆老师孙启泰 - 孙启泰风水大师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