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启泰风水大师

国学·周易·堪舆·预测,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www.zhzywh.com)

 
 
 

日志

 
 
关于我

孙启泰,字鼎丰,安徽淮南市人,现任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院长。孙启泰老师祖传身授精研玄学独树一帜创立合元风水学在国际易学领域有很大影响。

网易考拉推荐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遐览(2)  

2018-05-31 09:34:28|  分类: 国学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遐览(2) - 堪舆老师孙启泰 - 孙启泰风水大师

 

【原 文】

抱朴子曰:“余亦与子同斯疾者也。昔者幸遇明师郑君,但恨弟子不慧,不足以钻至坚极弥高耳。於时虽充门人之洒扫,既才识短浅,又年尚少壮,意思不专,俗情未尽,不能大有所得,以为巨恨耳。郑君时年出八十,先发鬓班白,数年閒又黑,颜色丰悦,能引强弩射百步,步行日数百里,饮酒二斗不醉。每上山,体力轻便,登危越险,年少追之,多所不及。饮食与凡人不异,不见其绝穀。余问先随之弟子黄章,言郑君尝从豫章还,於掘沟浦中,连值大风。又闻前多劫贼,同侣攀留郑君,以须後伴,人人皆以粮少,郑君推米以恤诸人,己不复食,五十日亦不饥。又不见其所施为,不知以何事也。火下细书,过少年人。性解音律,善鼓琴,闲坐,侍坐数人,口答谘问,言不辍响,而耳并料听,左右操弦者,教遣长短,无毫釐差过也。余晚充郑君门人,请见方书,告余曰:要道不过尺素,上足以度世,不用多也。然博涉之後,远胜於不见矣。既悟人意,又可得浅近之术,以防初学未成者诸患也。乃先以道家训教戒书不要者近百卷,稍稍示余。余亦多所先见,先见者颇以其中疑事谘问之。郑君言:君有甄事之才,可教也。然君所知者,虽多未精,又意在於外学,不能专一,未中以经深涉远耳,今自当以佳书相示也。又许渐得短书缣素所写者,积年之中,合集所见,当出二百许卷,终不可得也。他弟子皆亲仆使之役,采薪耕田,唯余尫羸,不堪他劳,然无以自效,常亲扫除,拂拭床几,磨墨执烛,及与郑君缮写故书而已。见待余同於先进者,语余曰,杂道书卷卷有佳事,但当校其精粗,而择所施行,不事尽谙诵,以妨日月而劳意思耳。若金丹一成,则此辈一切不用也。亦或当有所教授,宜得本末,先後浅始,以劝进学者,无所希准阶由也。郑君亦不肯先令人写其书,皆当决其意,虽久借之,然莫有敢盗写一字者也。郑君本大儒士也,晚而好道,由以礼记尚书教授不绝。其体望高亮,风格方整,接见之者皆肃然。每有谘问,常待其温颜,不敢轻锐也。书在余处者,久之一月,足以大有所写,以不敢窃写者,政以郑君聪敏,邂逅知之,失其意则更以小丧大也。然於求受之初,复所不敢,为斟酌时有所请耳。是以徒知饮河,而不得满腹。然弟子五十馀人,唯余见受金丹之经及三皇内文枕中五行记,其馀人乃有不得一观此书之首题者矣。他书虽不具得,皆疏其名,今将为子说之,後生好书者,可以广索也。

【译 文】

抱朴子说道:“我也和您一样的遭遇。后来幸亏遇上了明师郑君。只恨作为弟子自己头脑不灵,不足以吃秀精深的学问、达到高远的境界。在当时我虽充当门人,洒扫庭除,但既属才识短浅,又加年少气壮,意志不专,俗情终未除,结果不能有大收获,至今认为一大憾事。郑君当时已超过八十岁了。他原先鬓发斑白,几年之后又变黑了,面容丰润,能拉强劲的弓弩,箭射百步之遥,他每日步行数百里路,饮起酒喝上两斗不醉,每当上山,他总是体力充沛,身态轻盈,登危崖,越险壑,即使年轻人在身后追赶,大都无法赶上。他饮食和常人没有差别,没见过他断绝谷物。我曾询问先于我随他学道的弟子黄章,黄章说,郑君以前从豫章地区返回时,同行之人劝郑君留下,以便等待后面来人作伴同行。大家都觉得粮食太少,郑君反把米拿出接济众人,他自己不再进食,五十天也不觉得饥饿,别人也不见他有所活动,也不清楚他靠什么生存。他在灯火下精写小字,比年轻人还强。他天生精通音律,善于弹琴。平时闲居,在身边待坐几个弟子,他随口回答大家的提问,话语从不间断,且听觉敏锐,身边持琴人调弦,指导长短,没有一丝一毫差错。我充当郑君门人较晚,曾请他让我看看方书,他告诉我说,重要的道法并不烦琐,不过书于一尺白绢上,最上乘的要道,足以使人度世升仙,不需要更多的了。但广泛浏览道书后,要比锁目不见强得多。这样既可使人心智觉悟,又可使人获得浅显易懂的法术,以防止刚开始学道尚未有成时出现各种差错。于是他先将近百卷不太重要的道家训教戒书陆续拿给我看,其中大多数我原先已经看过。我曾在其中不少疑难问题提出来向他咨询。郑君说:你有判断事物的才能,可以教诲。然而你所懂得虽多,但并不精深。而你的心在其他学上,不能专一,还不曾达到经深涉远的更高层次,现在我自会把好书拿给你看的。还答应日后逐渐给我看写在缣帛上的短书,多年中,把我所阅览过的道书集中起来,已超过二百来卷,但最终无法把道书全部读尽。其他弟子都象仆从一样亲服劳役,打柴耕田,只有我因为体弱多病,承受不了其他劳务。既然无法表白自己的心迹,我就常亲自为郑君洒扫庭除,拂拭几案,研墨执烛,以及和郑君一起缮写旧书而已。郑君对我如同先来随他的高足一样,他对我说,在道家杂书中,卷卷都讲有绝妙的事理,只需分出其中的精华和粗疏,选择可以施行的,不可事事背诵,以免耽误时间,劳顿心智。一旦能把金丹大药炼制出来,这些杂书一概不用了。也许是因为要有所教导传授,应该得其本末源流,先从浅处入手,用以劝勉学者,使他们打消越级的念头。郑君也不肯先让别人抄写他的道书,而要根据他的意愿办事,即使他把书长期借给别人,也没有哪个敢偷抄一字。郑君原本是位大儒士,晚年爱好道术,仍用《礼记》、《尚书》教授弟子,从没间断。他德高望重,高风亮节,风格方整,凡与他见过面的人,无不肃然起敬。每有请教的人,常要待他颜色温和之时行事,不敢稍有轻慢冒昧。他的书放于我处,有时达一月,足以大肆抄写了。而我之所以不敢偷抄,是因为郑君异常机敏,怕被他偶然发觉,违背了他的意志,反会因小失大。而且在开初受书的时间里,我仍不敢抄写,因为需要仔细考虑,时时须请教他。因此,只知就河饮水,却不敢贪得满腹。尽管如此,在五十多名弟子中,只有我见过并被授予了有关金丹大药的经书和《三皇内文》、《枕中五行记》,其余的人竟有最终连这些书的题目都不曾看一眼。其他书虽不能尽得,我都分类将名称记录下来,现在就说给您。后学中喜欢读书的,可以据此做广泛的寻求。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遐览(2) - 堪舆老师孙启泰 - 孙启泰风水大师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