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启泰风水大师

国学·周易·堪舆·预测,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www.zhzywh.com)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道意(3)

2018-1-18 15:24:17 阅读1 评论0 182018/01 Jan18

【原 文】

楚之灵王,躬自为巫,靡爱斯牲,而不能卻吴师之讨也。汉之广陵,敬奉李须,倾竭府库而不能救叛逆之诛也。孝武尤信鬼神,咸秩无文,而不能免五柞之殂。孙主贵待华乡,封以王爵,而不能延命尽之期。非牺牲之不博硕,非玉帛之不丰醲,信之非不款,敬之非不重,有丘山之损,无毫釐之益,岂非失之於近,而营之於远乎?

【译 文】

楚灵王亲自做巫,不惜牺牲牛羊,却不能因此抵御吴国军队的进攻。汉代的广陵王刘胥,虔诚地供养巫师李须,倾尽府库财物,但却不能因此免除因图谋叛逆而招致的诛伐。汉武帝特别迷信鬼神,连历代不曾记录过的也要按照顺序祭祀,却不能因此避免死在五柞宫中。吴主孙权款待华向恩宠有加,不惜王爵予以加封,却不能因此延长自己寿命到头的期限。不是牺牲不丰厚,不是玉帛不贵重,不是信仰不诚恳,不是崇敬不笃实,然而纵有堆积如山的巨大耗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小小助益,这难道不是丧失的东西近在眼前,而营求的东西远在天边吗?

作者  | 2018-1-18 15:24:17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道意(2)

2018-1-18 15:21:58 阅读1 评论0 182018/01 Jan18

【原 文】

俗人不能识其太初之本,而修其流淫之末,人能淡默恬愉,不染不移,养其心以无欲,颐其神以粹素,扫涤诱慕,收之以正,除难求之思,遣害真之累,薄喜怒之邪,灭爱恶之端,则不请福而福来,不禳祸而祸去矣。何者,命在其中,不系於外,道存乎此,无俟於彼也。患乎凡夫不能守真,无杜遏之检括,爱嗜好之摇夺,驰骋流遁,有迷无反,情感物而外起,智接事而旁溢,诱於可欲,而天理灭矣,惑乎见闻,而纯一迁矣。心受制於奢玩,情浊乱於波荡,於是有倾越之灾,有不振之祸,而徒烹宰肥腯,沃酹醪醴,撞金伐革,讴歌踊跃,拜伏稽颡,守请虚坐,求乞福愿,冀其必得,至死不悟,不亦哀哉?若乃精灵困於烦扰,荣卫消於役用,煎熬形气,刻削天和,劳逸过度,而碎首以请命,变起膏肓,而祭祷以求痊,当风卧湿,而谢罪於灵祇,饮食失节,而委祸於鬼魅,蕞尔之体,自贻兹患,天地神明,曷能济焉?其烹牲罄群,何所补焉?夫福非足恭所请也,祸非禋祀所禳也。若命可以重祷延,疾可以丰祀除,则富姓可以必长生,而贵人可以无疾病也。夫神不歆非族,鬼不享淫祀,皂隶之巷,不能纡金根之轩,布衣之门,不能动六辔之驾,同为人类,而尊卑两绝,况於天神,缅邈清高,其伦异矣,贵亦极矣。盖非臭鼠之酒肴,庸民之曲躬,所能感降,亦已明矣。夫不忠不孝,罪之大恶,积千金之赂,太牢之馔,求令名於明主,释愆责於邦家,以人释人,犹不可得,况年寿难获於令名,笃疾难除於愆责,鬼神异伦,正直是与,冀其曲祐,未有之也。夫惭德之主,忍诟之臣,犹能赏善不须贷财,罚恶不任私情,必将修绳履墨,不偏不党,岂况鬼神,过此之远,不可以巧言动,不可以饰赂求,断可识矣。

【译 文】

作者  | 2018-1-18 15:21:58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道意(1)

2018-1-18 15:21:00 阅读1 评论0 182018/01 Jan18

【原 文】

抱朴子曰:“道者涵乾括坤,其本无名。论其无,则影响犹为有焉;论其有,则万物尚为无焉。隶首不能计其多少,离朱不能察其仿彿,吴札晋野竭聪,不能寻其音声乎窈冥之内,犭周豨犭步猪疾走,不能迹其兆朕乎宇宙之外。以言乎迩,则周流秋毫而有馀焉;以言乎远,则弥纶太虚而不足焉。为声之声,为响之响,为形之形,为影之影,方者得之而静,员者得之而动,降者得之而俯,昇者得之以仰,强名为道,已失其真,况复乃千割百判,亿分万析,使其姓号至於无垠,去道辽辽,不亦远哉?

【译 文】

抱朴子说:“道能包括乾坤,它最初本来没有名称。说到道的虚无性时,则影响还是具有某种实在性的;说到道的实在性时,则万物又是具有某种虚无性。即使是曾发明算数的隶首,也不能计算出道的多少;即使是明察秋毫的离娄,也不能看清楚道的仿佛。吴人季札、晋人师旷竭尽听力,也不能从幽冥之中找到道的声音;天上飞禽、地上走兽猛飞猛跑,也不能去宇宙之外考察到道的痕迹。要论道的近微,则活跃在秋毫之中仍有余地;要论道的远大,则弥漫到整个太空仍嫌烦不足。它是带来乐声的乐声,是带来音响的音响,是带来形状的形状,是带来阴影的阴影。方的东西得到它而安静,圆的东西得到它而运作,下降的东西得到它而坠落,上升的东西得到它的飞扬,勉强把它命名为道已属失真,何况还要千百割判与亿万分析,使它的姓名称呼达到无穷无尽,这样一来,离开道的真意,不是也太遥远了吗?

作者  | 2018-1-18 15:21:00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释滞(完)

2018-1-17 15:48:59 阅读4 评论1 172018/01 Jan17

【原 文】

复问俗人曰:“夫乘云茧产之国,肝心不朽之民,巢居穴处,独目三首,马閒狗蹄,脩臂交股,黄池无男,穿胸旁口,廪君起石而汎土船,沙壹触木而生群龙,女娲地出,杜宇天堕,甓飞犬言,山徙社移,三军之众,一朝尽化,君子为鹤,小人成沙,女丑倚枯,贰负抱桎,寄居之虫,委甲步肉,二首之蛇,弦之为弓,不灰之木,不热之火,昌蜀之禽,无目之兽,无身之头,无首之体,精卫填海,交让递生,火浣之布,切玉之刀,炎昧吐烈,磨泥漉水,枯灌化形,山夔前跟,石脩九首,毕方人面,少千之劾伯率,圣卿之役肃霜,西羌以虎景兴,鲜卑以乘鳖强,林邑以神录王,庸蜀以流尸帝,盐神婴来而虫飞,纵目世变於荆岫,五丁引蛇以倾峻,肉甚振翅於三海。金简玉字,发於禹井之侧。正机平衡,割乎文石之中。凡此奇事,盖以千计,五经所不载,周孔所不说,可皆复云无是物乎?至於南人能入柱以出耳,御寇停肘水而控弦,伯昏蹑亿仞而企踵,吕梁能行歌以凭渊,宋公克象叶以乱真,公输飞木玄之翩翾,离朱觌毫芒於百步,贲获效膂力於万钧,越人揣针以苏死,竖亥超迹於累千,郢人奋斧於鼻垩,仲都袒身於寒天,此皆周孔所不能为也,复可以为无有乎?若圣人诚有所不能,则无怪於不得仙,不得仙亦无妨於为圣人,为圣人偶所不閒,何足以为攻难之主哉?圣人或可同去留,任自然,有身而不私,有生而不营,存亡任天,长短委命,故不学仙,亦何怪也。”

【译 文】

抱朴子又向世俗人们提问说:“有大人国,国人能乘云飞行;有呕丝国,国人能食桑作茧;有无国,国人死后心脏不会腐烂;有细民国,国人死后肝脏不会腐烂。有巢居之国,有穴处之国,有独目之国,有三首之国,有鸟爪之国,有

作者  | 2018-1-17 15:48:59 | 阅读(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释滞(6)

2018-1-17 15:45:22 阅读4 评论1 172018/01 Jan17

【原 文】

或曰:“果其仙道可求得者,五经何以不载,周孔何以不言,圣人何以不度世,上智何以不长存?若周孔不知,则不可为圣。若知而不学,则是无仙道也。”抱朴子答曰:“人生星宿,各有所值,既详之於别篇矣。子可谓戴盆以仰望,不睹七曜之炳粲;暂引领於大川,不知重渊之奇怪也。夫五经所不载者无限矣,周孔所不言者不少矣。特为吾子略说其万一焉。虽大笑不可止,局情难卒开,且令子闻其较略焉。夫天地为物之大者也。九圣共成易经,足以弥纶阴阳,不可复加也。今问善易者,周天之度数,四海之广狭,宇宙之相去,凡为几里?上何所极,下何所据,及其转动,谁所推引,日月迟疾,九道所乘,昏明脩短,七星迭正,五纬盈缩,冠珥薄蚀,四七凌犯,彗孛所出,气矢之异,景老之祥,辰极不动,镇星独东,羲和外景而热,望舒内鉴而寒,天汉仰见为润下之性,涛潮往来有大小之变,五音六属,占喜怒之情,云动气起,含吉凶之候,欃、枪、尤、矢,旬始绛绎,四镇五残,天狗归邪,或以示成,或以正败,明易之生,不能论此也。以次问春秋四部诗书三礼之家,皆复无以对矣。皆曰悉正经所不载,唯有巫咸甘公石申海中郤萌七曜记之悉矣。余将问之曰,此六家之书,是为经典之教乎?彼将曰非也。余又将问曰:甘石之徒,是为圣人乎?彼亦曰非也。然则人生而戴天,诣老履地,而求之於五经之上则无之,索之於周孔之书则不得,今宁可尽以为虚妄乎?天地至大,举目所见,犹不能了,况於玄之又玄,妙之极妙者乎?”

【译 文】

有人说:“假使仙道果真可以求得的话,各种经书之中为什么不予记载呢?周公、孔子为什么不加论述呢?圣人们为什么不度世成仙呢?大智的人为什么不长生不死

作者  | 2018-1-17 15:45:22 | 阅读(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释滞(5)

2018-1-17 15:43:03 阅读4 评论0 172018/01 Jan17

【原 文】

或曰:“学仙之士,独洁其身而忘大伦之乱,背世主而有不臣之慢,余恐长生无成功,而罪罟将见及也。”抱朴子答曰:“夫北人石户善卷子州,皆大才也,而沈遁放逸,养其浩然,昇降不为之亏,大化不为之缺也。况学仙之士,未必有经国之才,立朝之用,得之不加尘露之益,弃之不觉毫釐之损者乎?方今九有同宅,而幽荒来仕,元凯委积,无所用之。士有待次之滞,官无暂旷之职;勤久者有迟叙之叹,勋高者有循资之屈;济济之盛,莫此之美,一介之徒,非所乏也。昔子晋舍视膳之役,弃储贰之重,而灵王不责之以不孝;尹生委衿带之职,违式遏之任,而有周不罪之以不忠。何者,彼诚亮其非轻世薄主,直以所好者异,匹夫之志,有不可移故也。夫有道之主,含垢善恕,知人心之不可同,出处之各有性,不逼不禁,以崇光大,上无嫌恨之偏心,下有得意之至欢,故能晖声并扬於罔极,贪夫闻风而忸怩也。吾闻景风起则裘炉息,世道夷则奇士退,今丧乱既平,休牛放马,烽燧灭影,干戈载戢,繁弱既韬,卢鹊将烹,子房出玄帷而反闾巷,信越释甲胄而修鱼钓,况乎学仙之士,万未有一,国家吝此以何为哉?然其事在於少思寡欲,其业在於全身久寿,非争竞之醜,无伤俗之负,亦何罪乎?且华霍之极大,沧海之滉瀁,其高不俟翔埃之来,其深不仰行潦之注,撮壤土不足以减其峻,挹勺水不足以削其广,一世不过有数仙人,何能有损人物之鞅掌乎?”

【译 文】

有人说:“学仙人士,洁身自爱,却忘记不自觉地搅乱了人伦大刑。他们背弃当代君主而不尽臣子义务的傲慢之心。我担心他们还没有获得长生,而刑罚要先进一点加身。”抱朴子回答说:“在虞舜的时候,北人无择、石户之农、善卷、子州支

作者  | 2018-1-17 15:43:03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释滞(4)

2018-1-16 14:59:52 阅读4 评论0 162018/01 Jan16

【原 文】

或曰:“圣明御世,唯贤是宝,而学仙之士,不肯进宦,人皆修道,谁复佐政事哉?”抱朴子曰:“背圣主而山栖者,巢许所以称高也;遭有道而遁世者,庄伯所以为贵也;轩辕之临天下,可谓至理也,而广成不与焉;唐尧之有四海,可谓太平也,而偓佺不佐焉,而德化不以之损也,才子不以之乏也;天乙革命,而务光负石以投河,姬武翦商,而夷齐不食於西山;齐桓之兴,而少稷高枕於陋巷;魏文之隆,而干木散发於西河;四老凤戢於商洛,而不妨大汉之多士也;周党麟跱於林薮,而无损光武之刑厝也。夫宠贵不能动其心,极富不能移其好,濯缨沧浪,不降不辱,以芳林为台榭,峻岫为大厦,翠兰为絪床,绿叶为帏幙,被褐代衮衣,薇藿当嘉膳,非躬耕不以充饥,非妻织不以蔽身,千载之中,时或有之,况又加之以委六亲於邦族,捐室家而不顾,背荣华如弃迹,绝可欲於胸心,凌嵩峻以独往,侣影响於名山,内视於无形之域,反听乎至寂之中,八极之内,将遽几人?而吾子乃恐君之无臣,不亦多忧乎?”

【译 文】

有人说:“圣明的君主治理国家,只把贤达的人才作为宝贝,而问道求仙的人们,却不肯入仕做官。假如人们都去修道学仙,还有谁再来辅佐朝廷处理政事呢?”抱朴子说:“离开圣明的君主而居住山林,唐尧时的巢父和许由便由此被称为高士;逢遇有道的君主而逃离尘世,汉光武帝时的严子陵便由此被认为高贵。黄帝统治天下时,可以说是天下大治了吧,但广成子并没有去参政;唐尧拥有四海时,可以说是太平盛世了吧,但偓佺并没有去佐助,但黄帝、唐尧的德政教化并不因此而受到损害,贤良才子也并没有因此而有所缺乏。商汤消灭夏桀以后,夏人务光抱着石头投河自杀;周武王翦

作者  | 2018-1-16 14:59:52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释滞(3)

2018-1-16 14:52:38 阅读3 评论0 162018/01 Jan16

【原 文】

抱朴子曰:“道书之出於黄老者,盖少许耳,率多後世之好事者,各以所知见而滋长,遂令篇卷至於山积。古人质朴,又多无才,其所论物理,既不周悉,其所证按,又不著明,皆阙所要而难解,解之又不深远,不足以演畅微言,开示愤悱,劝进有志,教戒始学,令知玄妙之涂径,祸福之源流也。徒诵之万遍,殊无可得也。虽欲博涉,然宜详择其善者,而後留意,至於不要之道书,不足寻绎也。末学者或不别作者之浅深,其於名为道家之言,便写取累箱盈筐,尽心思索其中。是探燕巢而求凤卵,搜井底而捕鳝鱼,虽加至勤,非其所有也,不得必可施用,无故消弃日月,空有疲困之劳,了无锱铢之益也。进失当世之务,退无长生之效,则莫不指点之曰,彼修道如此之勤,而不得度世,是天下果无不死之法也;而不知彼之求仙,犹临河羡鱼,而无网罟,非河中之无鱼也。又五千文虽出老子,然皆泛论较略耳。其中了不肯首尾全举其事,有可承按者也。但暗诵此经,而不得要道,直为徒劳耳,又况不及者乎?至於文子庄子关令尹喜之徒,其属文笔,虽祖述黄老,宪章玄虚,但演其大旨,永无至言。或复齐死生,谓无异以存活为徭役,以殂殁为休息,其去神仙,已千亿里矣,岂足耽玩哉?其寓言譬喻,犹有可采,以供给碎用,充御卒乏,至使末世利口之奸佞,无行之弊子,得以老庄为窟薮,不亦惜乎?”

【译 文】

抱朴子说:“出自黄帝、老子所写的道书,大概只有少量几本罢了。其他道书大多是后代好事的人著录下来,他们各自把所见所闻添加上去。结果使道书篇目卷数堆积如山。古代人纯实质朴,又大多没有才华,他们所阐释的事理,既不周密详细,他们所根据的例证,又不通达明朗;结果大都缺乏要

作者  | 2018-1-16 14:52:38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塞难(完)

2018-1-11 11:44:50 阅读5 评论1 112018/01 Jan11

【原 文】

抱朴子曰:“妍媸有定矣,而憎爱异情,故两目不相为视焉。雅郑有素矣,而好恶不同,故两耳不相为听焉。真伪有质矣,而趋舍舛忤,故两心不相为谋焉。以丑为美者有矣,以浊为清者有矣,以失为得者有矣,此三者乖殊,炳然可知,如此其易也,而彼此终不可得而一焉。又况乎神仙之事,事之妙者,而欲令人皆信之,未有可得之理也。凡人悉使之知,又何贵乎达者哉?若待俗人之息妄言,则俟河之清,未为久也。吾所以不能默者,冀夫可上可下者,可引致耳。其不移者,古人已末如之何矣。”抱朴子曰:“至理之未易明,神仙之不见信,其来久矣,岂独今哉?太上自然知之,其次告而後悟,若夫闻而大笑者,则悠悠皆是矣。吾之论此也,将有多败之悔,失言之咎乎!夫物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焉。盖盛阳不能荣枯朽之木,神明不能变沈溺之性,子贡不能悦录马之野人,古公不能释欲地之戎狄,实理有所不通,善言有所不行。章甫不售於蛮越,赤舄不用於跣夷,何可强哉?夫见玉而指之曰石,非玉之不真也,待和氏而後识焉。见龙而命之曰蛇,非龙之不神也,须蔡墨而後辨焉。所以贵道者,以其加之不可益,而损之不可减也。所以贵德者,以其闻毁而不惨,见誉而不悦也。彼诚以天下之必无仙,而我独以实有而与之诤,诤之弥久,而彼执之弥固,是虚长此纷纭,而无救於不解,果当从连环之义乎!”

【译 文】

抱朴子说:‘美丽的姿色与丑陋的姿色是原来确定的了。但由于彼此爱憎感情不同,所以两双眼睛不会相约去看。典雅的音乐和淫荡的音乐是原来具有的了,但由于彼此好恶感情不同,所以两双耳朵不会相约去听。真实的事情与虚假的事情是自来一定的了,但由于彼此取舍的标准相反,所以两

作者  | 2018-1-11 11:44:50 | 阅读(5) |评论(1)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塞难(6)

2018-1-11 11:37:11 阅读3 评论0 112018/01 Jan11

【原 文】

或曰:“余阅见知名之高人,洽闻之硕儒,果以穷理尽性,研覈有无者多矣,未有言年之可延,仙之可得者也。先生明不能并日月,思不能出万夫,而据长生之道,未之敢信也。”抱朴子曰:“吾庸夫近才,见浅闻寡,岂敢自许以拔群独识,皆胜世人乎?顾曾以显而求诸乎隐,以易而得之乎难,校其小验,则知其大效,睹其已然,则明其未试耳。且夫世之不信天地之有仙者,又未肯规也。率有经俗之才,当涂之伎,涉览篇籍助教之书,以料人理之近易,辨凡猥之所惑,则谓众之所疑,我能独断之,机兆之未朕,我能先觉之,是我与万物之情,无不尽矣,幽翳冥昧,无不得也。我谓无仙,仙必无矣,自来如此其坚固也。吾每见俗儒碌碌,守株之不信至事者,皆病於颇有聪明,而偏枯拘系,以小黠自累,不肯为纯在乎极暗,而了不别菽麦者也。夫以管窥之狭见,而孤塞其聪明之所不及,是何异以一寻之绠,汲百仞之深,不觉所用之短,而云井之无水也。俗有闻猛风烈火之声,而谓天之冬雷,见游云西行,而谓月之东驰。人或告之,而终不悟信,此信己之多者也。夫听声者,莫不信我之耳焉。视形者,莫不信我之目焉。而或者所闻见,言是而非,然则我之耳目,果不足信也。况乎心之所度,无形无声,其难察尤甚於视听,而以己心之所得,必固世閒至远之事,谓神仙为虚言,不亦蔽哉?”

【译 文】

有的人说:“我所见的那些知名的高人,博洽的大儒,确实能够穷理尽性,研核有无的人也不在少数,但却没有一个人说寿命是可以延长的、神仙是可以学得的。先生您的视力不能像日月一样明亮,智慧不能超出万人之上,却拼命宣扬长生之道,恕我不敢相信。”抱朴子说:“我仅是庸夫小才,见识短浅,孤陋

作者  | 2018-1-11 11:37:11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孙启泰风水老师:《抱朴子》内篇·塞难(5)

2018-1-9 15:12:30 阅读3 评论1 92018/01 Jan9

【原 文】

或曰:“儒道之业,孰为难易?”抱朴子答曰:“儒者,易中之难也。道者,难中之易也。夫弃交游,委妻子,谢荣名,损利禄,割粲烂於其目,抑铿锵於其耳,恬愉静退,独善守己,谤来不戚,誉至不喜,睹贵不欲,居贱不耻,此道家之难也。出无庆吊之望,入无瞻视之责,不劳神於七经,不运思於律历,意不为推步之苦,心不为艺文之役,众烦既损,和气自益,无为无虑,不怵不惕,此道家之易也,所谓难中之易矣。夫儒者所修,皆宪章成事,出处有则,语默随时,师则循比屋而可求,书则因解注以释疑,此儒者之易也。钩深致远,错综典坟,该河洛之籍籍,博百氏之云云,德行积於衡巷,忠贞尽於事君,仰驰神於垂象,俯运思於风云,一事不知,则所为不通,片言不正,则褒贬不分,举趾为世人之所则,动唇为天下之所传,此儒家之难也,所谓易中之难矣。笃论二者,儒业多难,道家约易,吾以患其难矣,将舍而从其易焉。世之讥吾者,则比肩皆是也。可与得意者,则未见其人也。若同志之人,必存乎将来,则吾亦未谓之为希矣。”

【译 文】

有的人说:“儒家和道家的事业,哪一个难求,哪一个易得?”抱朴子回答说:“儒家事业,是容易里边比较困难的一种;道家事业是困难里边比较容易的一种。放弃交际朋友,丢开老婆孩子,谢绝荣华富贵,抛却功名利禄,割舍眼前的五颜六色,抛开耳边的五声八音;清心寡欲,闲适退隐,独善其身,保持本性;毁谤来了不哀愁,赞誉到了不愉悦;目睹富贵心不动欲,身居贫贱不觉羞耻,这些都是道家事业中难求的部分。出门没有贺生问死、应酬交往的要求,进家没有养育老幼、料理家务的责任;不为经典去劳神,不为律历去费心,脑筋不为日月节气

作者  | 2018-1-9 15:12:30 | 阅读(3)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广东省 深圳市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孙启泰,字鼎丰,安徽淮南市人,现任中华周易文化研究院院长。孙启泰老师祖传身授精研玄学独树一帜创立合元风水学在国际易学领域有很大影响。
 
专长技能堪舆、风水、预测、周易、国学、起改名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服务项目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